家属参与的情景模拟游戏对帕金森病患者日常生活能力及工作记忆障碍的影响

时间:2020-10-15 所属分类 论文指导 作者有话说:期刊信息纠错
  摘    要:目的 探讨家属参与的情景模拟游戏对帕金森病(PD)患者日常生活能力及工作记忆障碍的影响。方法 选取2017年1月至2018年1月医院神经内科接收的24例PD患者作为对照组,选取2018年2月至2019年2月医院神经内科接收的30例PD患者作为观察组,由1名医师与7名资深护师组成情景模拟游戏干预团队,设计情景模拟游戏干预方案,对照组仅PD患者接受情景模拟游戏干预,观察组由PD患者及家属共同参与情景模拟游戏干预,周期为4个月,比较两组干预前后的日常生活能力量表(ADL)评分及简易智力状态检查量表(MMSE)评分。结果 干预前,两组日常生活能力及工作记忆障碍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两组日常生活能力及工作记忆障碍评分均高于干预前,且观察组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家属参与的情景模拟游戏可提高PD患者的日常生活能力,改善工作记忆障碍。
  关键词:情景模拟游戏 家属参与 帕金森病 日常生活能力 工作记忆障碍

  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PD)是一种中枢神经变性、退行性疾病,好发于中老年人,且诱发因素较多[1]。患者常表现为一侧或两侧肢体出现震颤或活动笨拙,随着病情的恶化会引起神经功能障碍、认知障碍及记忆力下降,影响患者的工作记忆与生活能力[2],因此,探寻一种有效的治疗与干预模式,对改善PD患者的生命质量具有积极的意义。本研究旨在探讨家属参与的情景模拟游戏对PD患者日常生活能力及工作记忆障碍的影响,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1月至2018年1月我院神经内科接收的24例PD患者作为对照组,选取2018年2月至2019年2月我院神经内科接收的30例PD患者作为观察组。观察组男16例,女14例;年龄55~86岁,平均(64.78±8.05)岁;病程2个月至5.7年,平均(2.37±0.34)年。对照组男13例,女11例;年龄54~84岁,平均(64.41±7.94)岁;病程2个月至5.8年,平均(2.48±0.54)年。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已获得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的审核批准。
  纳入标准:符合PD诊断标准[3];首发单纯PD;患者及家属均已签署研究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继发性PD综合征;智力严重障碍,无法配合研究;全身重要脏器功能异常及病变。
  1.2 方法
  组建情景模拟游戏干预团队,由1名医师与7名资深护师组成,熟练掌握情景模拟游戏的理论基础,制定合理的模拟情景,保证干预方案顺利完成。
  观察组采用家属与患者同时参与的情景模拟游戏,由情景模拟游戏干预团队收集患者及家属的个人信息,以人际沟通理论为基础,情景模拟游戏干预相关文献为指导,个体差异(年龄、心态、受教育程度、病情严重程度及家属的文化程度)为导向,制定情景模拟游戏干预方案,具体措施为:将住院时间临近的2例患者及家属分为一组,凑齐后共同参与情景模拟游戏干预,干预时间为每周六上午,持续时间为2 h,干预周期为4个月;前4周主要培养患者间的信任,通过“我是谁”“敲开门”“我画你猜”等情景模拟游戏让患者与患者及患者与干预团队迅速熟悉,家属根据患者的性格引导患者,快速消除彼此的陌生感,专家团队在游戏的过程中对患者及家属进行宣教,让其对PD有清楚的认识,消除恐惧感,帮助患者初步建立对小组、团队的认知情况,提高患者的记忆能力与交流能力;5~8周主要培养患者的自我认知与协同工作能力,通过“119与110”“小马过河”“优点轰炸”“工作规划”“松鼠搬家”等情景模拟游戏,让患者掌握基本的日常生活能力,并通过情景游戏中其他组员的反馈,加深自我认知,消除自卑与焦虑心理,增强自信心,通过与组员、医护人员的协作,完成游戏,获得成就感,激发患者的工作意识;9~16周根据每例患者的职业、家庭情况,设立不同的情景,小组成员通过角色互换,从不同的角度学习如何自护,每个场景都需要调动所有患者共同完成游戏,照顾每个人的情绪,在情景模拟游戏的过程中,家属不断地鼓励与赞扬患者的行为,提高其积极性,并鼓励患者多沟通,帮助其提高日常生活能力与改善工作记忆。
  对照组仅PD患者接受情景模拟游戏干预,将住院时间临近的2例患者分为一组,凑齐后共同参与情景模拟游戏干预,干预固定为每周日上午,持续时间为2 h,干预周期为4个月,在情景模拟游戏的过程中,家属不参与游戏。
  1.3 临床评价
  (1)日常生活能力:采用日常生活能力量表(activity of daily living scale,ADL)[4]进行评估,包括安全意识、社会能力、行为能力、自护技能4项,每项总分7分,0分<评分<2分为差,2分≤评分<4分为较差,4分≤评分<7分为良好,评分=7分为正常。(2)工作记忆障碍:采用简易智力状态检查量表(mini-mental state examination,MMSE)[5]进行评估,包括工作记忆、执行能力、言语记忆、视空间功能、逻辑智商及操作智商6项,每项总分5分,0分<评分<2分为重度,2分≤评分<3分为中度,3分≤评分<5分为轻度,评分=5分为正常。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8.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日常生活能力比较
  干预前,两组安全意识、社会能力、行为能力及自护技能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两组安全意识、社会能力、行为能力及自护技能评分均高于干预前,且观察组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日常生活能力比较
  
  2.2 两组工作记忆障碍比较
  干预前,两组逻辑智商、操作智商、工作记忆、言语记忆、执行能力、视空间能力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两组逻辑智商、操作智商、工作记忆、言语记忆、执行能力、视空间能力评分均高于干预前,且观察组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两组工作记忆障碍比较
  

  3 讨论


  目前,PD的致病机制仍未完全明确,Vetel等[6]的研究表明,环境、遗传、年龄及神经功能退化可能诱发PD。目前,临床尚未有特效治疗PD患者的手段,一般的治疗手段只能改善患者症状,难以根治PD[7-8]。王雅娟和郭艳霞[9]的研究发现,有效的治疗与护理可提高PD患者的生命质量。传统的干预模式多为心理治疗及加强护理干预,其缓解PD患者病情的效果有限。
  情景模拟游戏作为一种新型的护理方式,应用于PD患者的效果研究较少。本研究旨在探讨家属参与的情景模拟游戏对PD患者日常生活能力及工作记忆障碍的影响,结果显示,干预后,两组日常生活能力及工作记忆障碍评分均高于干预前,且观察组高于对照组,提示情景模拟游戏干预可改善患者的日常生活能力及工作记忆障碍,且家属参与的情景模拟游戏干预改善效果更为显着。分析原因可能在于,情景模拟游戏干预团队以人际沟通理论为基础,情景模拟游戏干预相关文献为指导,个体差异为导向,制定的一整套情景模拟游戏干预方案可帮助患者快速消除疏离感,建立信任,掌握PD的相关知识,增强自信心[10],在生动有趣的情景模拟游戏过程中反复加强自护技能学习,锻炼记忆能力,增强协同工作技能[11];而家属的参与可缩短患者相互熟识、相互建立信任的过程,提高了交流、沟通效率,且家属对患者的了解更全面,可灵活引导患者,帮助其提高日常生活能力,改善记忆状况[12]。
  综上所述,家属参与的情景模拟游戏可提高PD患者的日常生活能力,改善工作记忆障碍。

  参考文献
  [1]王丽娟,张玉虎,甘蓉.应重视帕金森病认知障碍的早期识别及处理[J].中华神经科杂志,2017,50(9):645-649.
  [2]Cury RG,Fraix V,Castrioto A,et al.Thalamic deep brain stimulation for tremor in Parkinson disease,essential tremor,and dystonia[J].Neurology,2017,89(13):1416-1423.
  [3]Liu L,Wang Q,Adeli E,et al.Exploring diagnosis and imaging biomarkers of Parkinson's disease via iterative canonical correlation analysis based feature selection[J].Comput Med Imaging Graph,2018(67):21-29.
  [4]张星星,周晨,段宏为,等.认知行为疗法减轻帕金森病患者抑郁或焦虑的Meta分析[J].中国全科医学,2019,22(17):2084-2090.
  [5]潘晓峰,刘文娟.普拉克索联合行为疗法对早发帕金森病合并抑郁患者HAMD UPDRS评分非运动症状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河北医学,2019,25(8):1240-1243.
  [6]Vetel S,Vercouillie J,Buron F,et al.Longitudinal PET Imaging ofα7 Nicotinic Acetylcholine Receptors with[18F]ASEM in a Rat Model of Parkinson's Disease[J].Mol Imaging Biol,2019,22(2):348-357.
  [7]Lavoy S,Chittoor-Vinod VG,Chow CY,et al.Genetic Modifiers of Neurodegeneration in a Drosophila Model of Parkinson's Disease[J].Genetics,2018,209(4):1345-1356.
  [8]赵荣博,黄小波,王倩,等.补肾解毒法治疗帕金森病轻度认知功能障碍的临床疗效观察[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8,33(7):3172-3175.
  [9]王雅娟,郭艳霞.延续性护理对帕金森病患者出院后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国医科大学学报,2018,47(7):663-665.
  [10]季俊霞,梁桂文,许振华,等.抗抑郁治疗对帕金森病伴抑郁患者工作记忆的影响[J].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2017,26(6):513-518.
  [11]武婷,余红梅.帕金森病照顾者负担的影响因素研究[J].护理研究,2019,33(11):1930-1933.
  [12]林志诚,陈阿贞,江一静,等.虚拟现实平衡游戏训练对帕金森病患者平衡功能的效果[J].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2016,22(9):1059-1063.

在线客服系统